RuRu

RuRu的旅行记忆——伦敦系列——

        —— 钟 ▪ 教堂 ▪ 老人 ▪ 艺术 ——

 

      2015年6月15日  晴

 

      由于连续两天的一日游行程都很早起床、很晚休息,原本决定要睡到中午自然醒再考虑出门的行程,但果然还是得感叹我的生物时钟与英国实在太为契合,虽说最后是9点半起的床,不过实际上早在6点半的时候我就已经醒了过来,之间的时间仅仅是半梦半醒的拖沓着罢了。

 

      好不容易离开了床铺,睡眼惺忪的翻看着买来的伦敦地图,好一阵子才决定了今天的路线——搭地铁到Victoria站,走过威斯敏斯特教堂、大本钟,过了桥,沿着河岸走过伦敦眼再转回西岸,前往英国国家美术馆。

 

      作为早就习惯搭地铁的人来说,伦敦看似一团乱麻的地铁乘坐的难度大概就是因为语言的不习惯罢了。地铁有两点要注意:

      第一,注意自己要去的站相对于上车的站大致是哪个方位。像今天乘坐的Victoria线,在上车的Warren Street站里就会看到指示牌有两个方向,一个向南一个向北,如果不清楚要去的站在哪个方位在选择乘坐方向上可能会需要花点时间找一下,不过也不用太担心,在朝向的牌子附近一般都会有详细列出该方向下面的站点的告示。

      第二,伦敦地铁的出口叫‘Way out’,黄色的很显眼,但有个问题——即使地铁站有几个出口,你在Way Out的牌子上也是找不到你现在去的是哪个出口的。所以如果是个大的站,出去的时候可能还需要留意墙上是不是有Entrance x(x表示第x号出口)的标志。不过我想可能大部分的地铁站应该都是只有一个出人口,毕竟我最常经过的Warren Street站,我实在是没看见除了麦当劳对面那个出入口外哪里还有别的Warren Street站...

        Victoria站是一个很大的站,包含不仅仅是地铁站,还和火车站以共构的方式建在一起,不远的地方还有大巴的出发到达站点,所以Victorai站可以说很复杂。

 

      今天刚刚出了站之后马上就迷路了,不过好在在伦敦的几天里我已经完全习惯了迷路:一双还能走动的腿和一份还算详细的地图就能把迷路从惊恐变成颇为有趣的小小探险,尤其在伦敦,也许就在偏离预定路线的小路里就会有别样的建筑和小店。

      沿着Victoria Street走,两边都是非常现代化的新建筑,但偶尔还是会看到几栋老式或是有点特色的建筑被包围在周围的钢铁与玻璃构成的新大楼中间。


    

    —— 钟 ——

      大本钟是很明显的,她在阳光下几乎是泛着金黄色的钟塔绝对是一下就能抓住游人的视线,靠近了看会发现她是用黄色的建材建造与她四面镀金的大钟保持了相当程度上的颜色统一,而她哥特式的建筑风格给不仅仅是大本钟,而是包括国会会议厅整体建筑带来了精美繁复的雕刻、花纹与立柱线条,当然还有为数众多的尖塔,在泰晤士河畔形成了独特的景致。钟声每过十五分钟会响一次,而每小时则会听到报时的钟声,钟声浑厚,给人一种平和的安宁感。



    

    ——  教堂 ——

      著名的威斯敏斯特教堂或也译作西敏寺的大教堂就位在Victoria Street的末端。现在英国渐渐进入了旅游的旺季,作为知名的威斯敏斯特教堂,游客可以说是挤爆周边。我并没有从教堂的游客入口开始参观,而是先进入了教堂旁边一个不起眼的入口——Dean’s Yard。小院里和外面的街道不同,很安静,中间有一块小型的绿地,旁边是看似民居的老式建筑,但实际上里面据说是威斯敏斯特唱诗班的学校和贵族学校威斯敏斯特学校。

      本来打算买票进入教堂的,但当我来到入口的时候才震惊的发现来参观的人已经排队排到了大街上了,于是也就只是在周边拍了教堂的外观就算了。威斯敏斯特教堂的票价现在是20镑/成人,即使是有学生证的学生或老人也需要17镑的高价,而且教堂只开放到下午3点多,等下午人少点的时候进去可能也没有太多时间好好看看。





    —— 老人 ——

      走过威斯敏斯特教堂,当我正在路口给前面不远的大本钟拍照的时候,有一团中国旅行团过了马路,与我擦肩而过。正在这时候,旁边一个英国老先生笑着看着我很幽默的说“打算把伦敦全部拍下来吧!”而在我回答了他“伦敦是个很漂亮的城市,当然值得全部拍下来”之后他就这么停下了脚步与我聊了起来。

      我们就这么站在马路边的树荫下聊了起来。

      我们聊了伦敦与上海的不同:一个排除万难保护历史的痕迹但人民却越来越不在乎,一个千辛万苦寻找过去但却只剩钢铁与水泥的迷宫;一个阴雨绵绵却还算四季温和,一个天气看似正常却拥有酷暑与严冬...

      他向我介绍了我们四周的建筑与历史。我们面前壮观的国会建筑其实只有很少的一部分是征服了时间留到了现在,像屋顶上有些泛黑的瓦片就是颇具历史的部分。国会建筑以前毁在了一场大火之中。“不过英国那时正处于最强盛的时候,”英国老先生微笑的看着我,已经有些浑浊的绿色眼睛里能看出他的尴尬与歉意,“从全世界抢来的财富让我们轻易的完成了国会的修复...”我其实想告诉他我并不像所谓‘愤青’对以前那段称得上耻辱的历史一直耿耿于怀,毕竟弱肉强食的法则从地球的开端就一直存在,甚至现在的社会也仅仅是没有血腥的丛林。

      他还向我诉说了英国以前混乱荒诞的王国历史、英国两院的区别、国会大门一年仅仅打开一天——每年女王前来开启新国会会期的时候、威斯敏斯特教堂很久以前仅对主教等高级神职人员或贵族们开放,而民众其实是在旁边的小教堂活动、小教堂墙上的太阳时钟直到现在依然准确......

      时间在他温和的诉说中滑过他已然苍老的面孔与手指,一个多小时就这么在他的讲述,我的聆听,我们偶尔的讨论中度过。向他问了前往国家美术馆的路后,我与他告别并致谢。

      老先生微笑着向我告别,转身用缓慢的步调离开,他身穿简单的黑色大衣的身影很快消失在了花花绿绿的游客群中。

      他看上去已经有一把年纪了,我并不清楚他是否有子女,但他温和的带有英式口音的话语、苍老的爬满皱纹的脸上灰绿的眼睛、说到激动处不免比划几下的双手和他诙谐幽默却不失宽厚智慧的见解...它们和着今天正午金黄的光线与周围历史和现代混合的景致,就这样留在了我的记忆里。我想也许至少是有一部分的他会在我的记忆里存在到那更远更远的未来。



----------------------------------

      穿过Victoria Street末端的桥来到泰晤士河的东岸,天气好的时候在桥上和东岸都能很清楚的看到国会会厅包括大本钟在内的整体建筑,而伦敦又一特色——伦敦眼就位在东岸。


      我沿着河边一边欣赏对岸的建筑不同视角的瑰丽,一边感受热闹的东岸河边,这里有不少咖啡店、游人和街头艺人。

 

      Charing Cross火车站出发的火车桥的两边有行人通行的便桥,从那上桥回到西岸,再继续直走就能来到著名的特拉法加广场(Trafalgar Square)广场上的人就更多了,前来晒太阳的市民们、慕名而来的游客们、准备参观北面的国家美术馆的人们、在广场上表演的街头艺人们...



    —— 艺术 ——

      英国国家美术馆就位在特拉法加广场的北面,和大英博物馆一样遵循着自愿捐款的方式。馆内收藏着大量从13世纪到20世纪的珍贵画作,包括文艺复兴时期著名人物米开兰基罗和拉斐尔、莫内、塞尚、梵谷...等等名画家的名作。

      走进不同时间区块的展厅感觉像是走入了那段时光:13世纪的展厅里就飘荡着无声的竞争感——米开兰基罗与拉斐尔的竞争在不大的展厅里迸发出艺术的杰作;而莫内的展厅几乎是染上了一层绿色,墙上挂满了他心爱的荷花与他的日本桥;梵谷的向日葵和椅子还在依旧向游人表达对好友高更到来的期待与喜悦。

      英国国家美术馆里还有几个特殊的展厅,并不像其他展厅一样在墙上做编号,而是以某某人的房间来命名。这些展厅里的画作都是来自于那些捐赠者,他们像美术馆捐献了自己收藏的珍贵画作,美术馆则以他们的名字命名展厅。





    —— 教堂 ——

      离开美术馆后看着对面在这区里唯一没有络绎不绝游客的地方——圣马丁教堂。原本以为可能不开放参观,但实际走进了才发现,它虽然确实没有多做什么宣传,但确实是可以进去的,而且也不收费用。

      走进教堂第一眼就看到了她大大的玻璃,神奇的是正中的玻璃窗竟然做成了很富有现代感的样式,在周围整体庄严肃穆的教堂中间显得格外突出。教堂其他的部分倒是和想象中的一样:雕刻繁复的圆球形拱顶、闪着金属质感的复古吊灯、一排排极深咖啡色的排木椅,甚至二楼还有一整面墙的管风琴组。

      虽然没有进入威斯敏斯特大教堂,不晓得她到底是和这样的小教堂有什么样巨大的差别,但我认为即使是这样一个不大的教堂都是值得一看的,无论是从她建筑的外观还是内部的布局和装潢,甚至奇特的玻璃。也许他们的每个教堂在保持传统风格的基础上都有自己在细节上不同的特点吧,我想这也便是他们教堂对于我们的吸引力了吧!

 




-----------------------


      下午4点半,我结束了今天的行程,带着手机里的照片与满满的记忆踏上回去的路程。

      回程选择搭乘伦敦另一道著名的风景线——红色的双层巴士。搭乘巴士也有两点需要注意:

      第一,伦敦的巴士现在不接受现金买票搭乘了,所以如果想要搭乘巴士那么估计是需要一张伦敦用的交通卡——Oyster卡。和上海的交通卡类似,伦敦的Oyster卡也是先充值再刷卡使用,而里面的金额不够时可以在地铁站内找到充值地点。Oyster卡据说还能购买一日或几日的交通通票并加值进卡中,我没有买这些特殊的通票,毕竟Oyster卡本身自带一天乘坐超过日票的金额则自动计算成日票的功能。拥有Oyster卡在乘坐地铁时也比现场用现金买票便宜了许多。

      第二,在巴士上要随时留意开车到哪一站了,在要下车地方的前一站巴士关门开走后就要按下装在各个扶手上的下车铃。如果没有按铃,而要下车的那站又正好没人要上下车,那么司机是不会停留的!而且最重要的一点是:巴士上如果没人按下车铃,巴士是不会自动报下一站的站名的!

      鉴于以上两点,我个人认为如果没有交通卡,而且对要去的车站和周边的路一点都不了解,也没条件在车上联网实时使用像google maps这样的导航的话,并不很推荐乘坐伦敦的巴士。


评论